叶修就是叶修。他就是他。
 

【周叶】同居三十题(二)

今天这雨简直下的太太太太大大了,不过倒是个适合码字的好日子。

持续秀恩爱中。

有私设。

我已经不知道OOC怎么写了哇咔咔~~~

什么段前缩进两个字我已经不在乎了。


#一方的起床气#

起床气这种东西,小周是没有的。

他睡觉的习惯和他的人一样:认认真真的睡觉,认认真真的起床,就算熬夜了也不会赖床赖到很晚。只要闹钟一响就一定会马上坐起来,然后半眯着眼睛坐着发一会儿愣,才开始穿衣服。就算被人吵起来也是差不多的流程:睁开眼,坐起来,开始发愣。

发愣这个时段里的小周,脑袋还不清楚,反应要比平时慢不止十拍,所以老叶特别喜欢挑这个时候逗弄他:拽拽头发啦,捏捏耳朵啦,亲亲嘴巴啦,天天如此乐此不疲。

这应该是起床萌吧其实。

起床气这个东西,老叶也是没有的。

其实本来应该是有的,你想,他成天黑白颠倒的,好不容易能睡个觉,如果被吵起来那是必定很不爽的;可是每次就在老叶按着额角要发火的那一瞬间,小周都会熟门熟路的凑过去用嘴堵住老叶的嘴,辗转缱绻的老叶脾气全无,最后红着老脸起床。

嗯,小周果然连过日子都是很有招儿的。

 

#做饭#

周泽楷一进门就听见屋里传出来“当啷”一声,来源应该是在厨房。

他快步走进去一看,叶修叼着烟蹲在地上一脸无语,面前一个翻掉的不锈钢盆,而他身边,散了一地的活虾,正争先恐后的蹦个不停,地上一大片水渍。

嗯,整个场面看上去还是非常地……

周泽楷站在门口,一时之间被这混乱的场面完全镇住了;叶修偏过头来看了看他,无奈的咧了咧嘴:“那什么,你回来了。”这时一只大虾突然“噗”的跳了起来,结结实实的撞上了叶修的额头,周泽楷终于忍不住“扑哧”了一声。

“不准笑!”叶修抬手抹掉额头上的水,提起地上的盆子,冲弯着眼睛的周泽楷挥了挥,“还不快来帮哥抓虾啊。”

“好。”周泽楷放下包,撸了撸袖子。

两个人的效率果然比一个人要高,没过多久,满地的虾就都被捡回了盆里,当然我们体实在有些略虚的叶神出了多少力咱就不深究了。周泽楷把盆子放进水池子里,在上面盖上盘子,一边的叶修甩了甩手上的水,长舒了一口气:“妈呀,那卖虾的真是诚不欺我,这哪叫新鲜,这新鲜大发了。”周泽楷抿嘴笑了笑,抬手给叶修理了理乱糟糟的刘海,被有点嫌弃的拍开:“哎一手的水就往哥头发上抹。”

周泽楷倒也并不以为意,出去拿了拖把进来擦地,说:“前辈……想吃虾了?”

叶修叼着烟,话说得含含糊糊:“给你买的。”

“啊?”

“上次出去吃饭看你好像还挺喜欢吃虾的,恰巧哥别的菜都不行就虾炒的还可以,正好今天碰上有卖的,”叶修往垃圾桶里弹了弹烟灰,笑眯眯的掐了掐周泽楷的脸,“小周,你一定要发自内心的感到荣幸听见没有?哥一般是不轻易下厨的。”

站在面前的恋人一手夹着烟,一手轻轻捏着自己的脸,头发有点乱,微眯着的眼睛里有耀眼的光芒,嘴角勾着,笑得像只老狐狸。周泽楷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热乎乎的,他拉住叶修扯着他脸颊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一下:“嗯。”

“嗯,乖。”

“前辈……”

“怎么?”

“你的手……有点腥……”

“你个熊孩子去去去,擦完地赶紧出去。”

于是那天晚上,生活质量一直相当不让人省心的叶修,居然真的下了厨房做了晚饭,而且真的炒出了一盘像模像样的虾,既没烧了厨房也没砸了盘子。尽管围在虾周围的几个盘子里的菜的卖相跟这盘虾一比,那简直不像是一个妈生的,但周泽楷还是很开心的吃光了所有的菜。

“嗯,我果然只有虾做得好。”叶修咬着筷子,看着盘子念念有词,接着把一只剥好的虾夹到周泽楷碗里。

周泽楷突然觉得很幸福。

 

#大扫除#

叶修是不太喜欢过年过节的。

一则是叶秋,过年他一定会频繁的打电话来对叶修不回家过年的行为表示无比的谴责;二则过年分布在全国各地四面八方的职业圈人士一定会接二连三的打电话来拜年外加开嘲讽,尤其是黄少天,怀着的祝愿是美好的,但他话真的实在太多了,每次都听得他耳朵疼。  

三则就是大扫除。

周泽楷生活规律,喜好整洁干净;倒不是说叶修不喜欢干净整齐,可他是真的不喜欢收拾。打比方说一本书,明明放在手边最方便,为什么要站起来把它放到书架上去呢。

叶修这套理论周泽楷对此表示不能接受,叶修也很清楚,自己这个小男朋友,虽然年纪比自己小,不爱说话长得又人畜无害,但该强势的时候还是十分强势的;因此两个人同居之后,叶修在周泽楷的监督之下,生活质量水平提高了N个段位不止。

但是!就算如此哥也还是不会心甘情愿的大扫除的!

周泽楷对于叶修大义凛然的控诉完全视而不见,伸手将赖在游戏前不肯挪动的叶修拉起来,直接给他退了游戏,“啾”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往他头上扣了一顶报纸叠的纸帽子,又塞给他一块抹布,连抱带扯的把人拖走了。

游戏里等着抢BOSS的同志们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总指挥毫无预兆的突然下了线。

这是搞毛?!

以上是同志们和叶指导心里共同的心声。

叶修坐在小板凳上,有气无力地擦着茶几。大扫除的时候怕掉烟灰,周泽楷没让他抽烟,更让他觉得没劲。

没想到哥一代传奇荣耀教科书打遍天下无敌手,如今居然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男孩儿吃得死死的,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他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回过头去,满是怨念的看着不远处正拿着掸子扫天花板的周泽楷。

周泽楷比叶修要高,肩宽腰细腿长,整个人很挺拔;此时他正仰着头,举着鸡毛掸子,背部到手臂拉成了一条结实的线,脊梁上的蝴蝶骨在T恤衫下微微凸起,脸微侧着,可以看到高挺的鼻梁和线条锐利的下巴,头上扣着纸帽子,却依然俊秀的不像话。

小周长的是真好看。

叶修被眼前的美色诱惑,索性桌子也不擦了,托着腮开始盯着周泽楷看。他看的太专注,也太无顾忌,很快被周泽楷察觉到,偏过头来询问似的冲叶修眨了眨眼;哪知叶修脸皮如此之厚,和周泽楷打了个对眼依然扫描仪一样盯着人家看个不停,手指轻点着下巴,老流氓一样。

周泽楷一下子脸红了。

接着他手里的鸡毛掸子一抖,灰落了他一脸,呛得他打了个喷嚏。

叶修“哈哈”笑了出来,这才收回目光,站起来走到周泽楷面前,抬手去拍他头发上和脸上的灰尘,边拍边说:“迷着眼睛没有?”

周泽楷下意识的抬手揉眼,摇了摇头。

“别拿脏手揉。”叶修把周泽楷的手拉下来,拿了毛巾来给他擦了擦眼睛。周泽楷脸上还红扑扑的,任由叶修拿毛巾在他脸上搓来搓去,小声的叫了他一声:“前辈……”

“嗯?”叶修懒懒散散的应了一声。

“你刚才看我……”

“因为你好看啊。”叶修倒也大方。

周泽楷的脸又红了,伸手搂住叶修的腰凑上去要吻他。叶修这次是眼疾手快,一下从周泽楷臂弯里挣出来,点了点他的额头,力道里居然带点严厉。他伸手正了正周泽楷头上歪掉的帽子,说:“没大扫除完不准亲。”说完,老神在在的耸了耸肩,踱回去继续擦起了桌子,留下周泽楷一个人无所适从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最后只好重新举起了鸡毛掸子。

叶修在一边看着,抖了抖抹布,又笑了出来。

哼,臭小子,谁叫你不许我打游戏的。


评论(4)
热度(82)
© 神说要有光 | Powered by LOFTER